蔡亮:当前区块链应用成本较高,落地场景更要精挑细选

蔡亮:当前区块链应用成本较高,落地场景更要精挑细选
當下圍繞信息技術制高點的國際競爭日趨激烈,以區塊鏈為代表的前沿信息技術的發展與未來的國際競爭格局正愈加密切相關。2019年10月24日,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中央政治局第十八次集體學習時強調把區塊鏈作為核心技術自主創新重要突破口,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和產業創新發展。一年的時間內,區塊鏈技術在金融、政務、工業制造等領域廣泛落地。2020年10月15日,美國國務院發佈《關鍵與新興技術國傢戰略》,文中列舉20個國傢安全重要科技,認為需要發展和保護這些重要科技,其中就包括區塊鏈技術。針對區塊鏈技術在2020年的變化、未來發展趨勢、商業落地情況、中西方發展異同等問題,11月20日時代財經采訪瞭浙江大學區塊鏈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浙江省區塊鏈技術研究院院長蔡亮。蔡亮先後參與瞭IEEE、中央網信辦、工信部、中國人民銀行等多傢權威機構的信息化標準制定,他領導的區塊鏈團隊立足於國產自主可控聯盟鏈底層技術平臺研發,是國內第一批通過工信部標準院與信通院區塊鏈標準測試並符合國傢戰略安全規劃的區塊鏈核心技術平臺。在過去這幾年,區塊鏈漸漸被上升至國傢戰略技術,而隨著美國《關鍵與新興技術國傢戰略》的頒佈,蔡亮認為,我國正面臨著區塊鏈核心技術受制於人的技術風險以及國外開源平臺滲透我國市場經濟的經濟風險,目前美國的這一動作已給我們敲響警鐘。區塊鏈的核心是下一代互聯網時代財經:區塊鏈現在的技術研究方向或者趨勢是什麼?蔡亮:首先是區塊鏈本身的平臺技術發展,主要還是解決高性能、高安全、隱私保護、高可拓展、可監管的問題;第二個就是區塊鏈技術一定要跟傳統技術融合發展,比如區塊鏈和5G技術結合,可以大大加強我們對於海量設備接入的高效共識。海量節點可信互聯、區塊鏈監管檢測、區塊鏈軟硬協同、異構平臺互聯都將會是區塊鏈未來的主要發展趨勢,需要突破區塊鏈架構體系和核心技術,適配未來海量用戶與業務場景需求。時代財經:區塊鏈和5G技術如何協同?蔡亮:5G與4G相比,具有“更高網速、低延時高可靠、低功率海量連接”的特點。在區塊鏈節點規模不斷擴大的過程中,海量節點與終端的接入對區塊鏈底層的網絡性能要求不斷增高。區塊鏈依賴點對點網絡的消息傳遞來完成分佈式共識的過程,每一筆交易都需要多輪次的網絡信息交換才能完成,這使得區塊鏈網絡的交易延遲比較大,因此現階段大部分區塊鏈都采用有線網絡進行區塊鏈組網,來降低區塊鏈交易的延遲。5G網絡的出現,允許我們有更大空間的想象力將區塊鏈通過無線進行組網,大大加速區塊鏈在無線網絡的轉發能力以及共識效率,能夠促進區塊鏈小型化和芯片化及在邊緣段的部署,有助於構建分佈式可信數據存儲與計算基礎設施,形成可信數據的采集、分發、計算、存儲安全生態閉環。時代財經:但現在不管是人工智能還是5G都還在起步階段,我們離萬鏈互聯和構建新契約世界還有多遠?蔡亮:區塊鏈的核心其實是下一代的互聯網。很多人都認為區塊鏈是建築在傳統互聯網之上,認為我們是通過一種新的軟件構建瞭一個上層的新型網絡。但是這種小的新型網絡它是可以通過跨鏈技術互聯的,就很像我們互聯網早期誕生的時候,都是一個個小的局域網,後來我們通過路由器可以把它們相互連接成一個全球的大的網絡,才有今天的全球互聯網。區塊鏈也會走這個路線,早期都是一個軟件,比如在某個行業做瞭一個鏈,但是鏈和鏈之間通過跨鏈它就會相互連接,等到上層區塊鏈的網絡,它的規模、尺度、節點數目或者應用的豐富程度能跟底層互聯網媲美時,這上下兩層網絡就會相互融合。這就意味著區塊鏈帶有的透明、開放、可信、終身負責等特點,會下沉到下一代互聯網的基礎層,也就是說下一代互聯網自身就帶有這些關鍵特性,將來肯定會改變我們整個經濟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時代財經:您覺得2020年跨鏈技術最大的突破是什麼?蔡亮:今年以來,跨鏈已經開始逐步標準化,我國正在建設一系列跨鏈標準,這是整個跨鏈體系目前很大的一個進步。單從技術層面來講,今年跨鏈技術在性能層面有瞭很大的突破,目前跨鏈規模可支撐千級別區塊鏈接入,跨鏈交易驗證速度可達每秒上萬筆級別。區塊鏈技術一定要100%自主可控時代財經:2020年10月,美國白宮發佈《關鍵與新興技術國傢戰略》,《戰略》列出瞭20項“關鍵與新興技術”清單。其中,區塊鏈技術被列為美國國傢安全技術。怎麼看美國將區塊鏈技術列入清單的做法?蔡亮:這個事情是我們行業很大的事情,這意味著美國在這個領域很有可能會出臺相關的出口的管制措施。我們一定要拋棄幻想,把完全國產自主可控的區塊鏈技術做好。當下圍繞信息技術制高點的國際競爭日趨激烈,以區塊鏈為代表的前沿信息技術的發展與未來的國際競爭格局密切相關。我國正面臨著區塊鏈核心技術受制於人的技術風險以及國外開源平臺滲透我國市場經濟的經濟風險,目前美國的這一動作我覺得給我們敲響瞭警鐘,這個關鍵技術未來不可能隨意地把最新的技術出口到中國,特別我國已經把區塊鏈列入國傢信息關鍵基礎設施的領域,區塊鏈技術一定是要百分百自主可控。反過來講,我們的經濟和產業一定要加強對我們國傢自主可控區塊鏈技術的應用和扶持的力度。因為技術和產業它始終是協調發展的,所以一方面我覺得產業一定也要多支持國產自主可控的平臺,第二方面我們國傢自己也要下決心大力度把完全國產自主可控的區塊鏈做好 。時代財經:中國區塊鏈專利數量世界排名前列,但被認為專利整體價值並不高,較少涉及區塊鏈關鍵技術,另外從目前區塊鏈最新技術理念和解決方案來看,大多數是外國技術社區提出,國內技術社區進行跟隨和模仿,這一現狀如何改變?蔡亮:這類技術方案的確大多是國外社區提出,但是他們的整體技術思路還是著眼於對To C的沒有任何準入控制的公有鏈,面向公有鏈當前的性能、可擴展性等瓶頸問題開展的技術優化。公有鏈這種沒有控制和管束的技術,它的節點可以爆炸式的增長,所以它的應用和用戶增長速度就很快,從資本的角度看,投資回報率就很高。所以美西方國傢都很關註怎麼樣利用這種公有鏈的爆炸式增長能力,去把金融應用做好,特別是數字貨幣。我們國傢是把區塊鏈定義成一個通用的信息技術,怎麼樣利用區塊鏈來改造和提升傳統產業,怎麼樣服務政府、服務民生、服務社會治理,這都是聯盟鏈比較適用的領域。所以從這個角度講,我們國傢對區塊鏈技術的定位還是比較穩健的,註重長效。我國在聯盟鏈技術方面也已具備一定領先優勢,在區塊鏈技術攻關的過程中也更關註聯盟鏈技術難點的突破,從技術路線層面就與國外的公鏈有所不同,所以我覺得應該是說各有千秋。隨著我國區塊鏈行業應用的進一步擴展,我們更應強調技術與應用雙輪驅動、相輔相成,基於我們自身現狀和需求,開展區塊鏈核心技術攻關,建立立足我國、服務全球的區塊鏈技術體系,並全面實現國產自主可控。對場景的選擇需要精挑細選時代財經:您最看好區塊鏈在哪幾個行業的發展?蔡亮:目前來看,起步較早的顯然還是金融和政務。早期金融行業做瞭不少探索,主要集中在把一些傳統資產數字化,然後進行數字化資產的透明、開發和可信的交易。自從去年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區塊鏈後,最大、最直接的變化就是許多政務部門都已經充分認識到,區塊鏈是可以實現政務數據在物理分散存儲模式下的邏輯共同維護和利用,基於這一點開展許多有益的應用探索和實施。但是往後面我也看到一個趨勢,例如工業控制、高鐵、航空、航天、軍工領域等要害領域都開始探索區塊鏈的應用,而且另一方面這些領域對技術的要求非常高,反過來也引導區塊鏈核心技術的進步。時代財經:區塊鏈的應用成本高不高?蔡亮:高的。從今天的視角來看,區塊鏈依然是一個比較“奢侈和浪費”的技術,因為它通過大量的冗餘,實現瞭信息協作方的可信,所以我覺得在目前的技術情況下,我們對區塊鏈場景的選擇還是要精挑細選。我們要選擇那些用傳統手段很難實現,必須利用區塊鏈分佈式的信任機制才能實現的業務模型。大傢千萬不要為瞭上區塊鏈而上區塊鏈,部分場景用傳統集中數據庫也能解決的,不一定要區塊鏈化。時代財經:區塊鏈技術成本下降的推動力會是什麼?蔡亮:主要是來自產業的推動,因為早期區塊鏈的應用的量都比較小,節點數目也比較低,但隨著未來工業互聯網這種上網,包括5G等它可能要接入的數量是十萬級的、甚至是百萬級的,這麼大規模的接入以後,整個產業界它就會有足夠的機會去降低它的成本。所以我覺得未來肯定可以慢慢出現專用的區塊鏈的模組,甚至專用區塊鏈的低功耗低成本的芯片都有可能。這樣才能大大的降低就是整個區塊鏈在社會廣泛使用的成本和效率,把整個區塊鏈的應用帶到另外一個層次。